首页 »

韩公布“萨德”新部署地,换址传递什么信号?

2019/9/11 21:09:51

韩公布“萨德”新部署地,换址传递什么信号?

据韩联社9月30日报道,经过一个月的评估后,韩国国防部当天公布“萨德”反导系统部署新址的评选结果——位于韩国东南部庆尚北道星州郡的星州高尔夫球场力压“对手”胜出。“萨德”新址选择及调整背后有何考量?换址是否意味着部署工作即将跟进?

 

高尔夫球场更具优势

 

韩国曾在今年7月第一次宣布“萨德”部署地,当时选的是庆尚北道星州郡的星山炮台。

据韩联社此前报道,星州地区是韩国空军防空炮兵部队驻扎地,地旷人稀,韩美联合工作组评估认为在此部署“萨德”对居民安全与环境都不会造成太大危害。

谁知,选址决定一宣布后就在韩国惊起千层浪,尤其是遭到星州郡民众的强烈抵制,集会抗议、示威游行,连绵不断。韩国政府被迫放弃原先方案,再次为“萨德”找个落脚点。

据韩联社报道,在8月底开始的新一轮“选拔”中有三处候选地:星州高尔夫球场、厌俗山和喜鹊山。而星州高尔夫球场凭借明显优势早被“内定”。

与另外2个候选地以及此前的星山炮台相比,星州高尔夫球场之所以脱颖而出在于以下一些优势。其一,星州高尔夫球场海拔680米,比星山炮台高出约300米,而且周围民宅更为稀少,可减少“萨德”雷达电磁辐射引发的安全性争议;其二,高尔夫球场面积为178万平方米,比星山炮台大16倍;其三,高尔夫球场在道路、自来水管道和电力设施等基础设施方面已相当完备,更有利于部署雷达及导弹发射设备。

 

新址选择玩“障眼法”

 

据韩联社称,韩国国防部一名有关人士表示,此次公布的结果可以看作是“萨德”最终部署地。然而,上次选择的星山炮台因遭星州郡民众强烈抗议而作废,如今,被定为新址的星州高尔夫球场因毗邻金泉市也受到金泉市民众的愤怒抵制。

在汹汹民意下,星州高尔夫球场真能一锤定音,而不会重蹈星山炮台被废的覆辙?

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郑继永认为,韩国这次在新址选择上很有技巧,其实,星山炮台与星州高尔夫球场相距不远,两者并无本质区别,应该说是“换汤不换药”。但是,政府高超地玩了一把“拿空间换时间”的游戏。表面看来,政府考虑了民意,更换了选址,作出一定退让的姿态,以此安抚当地百姓,其实是为部署“萨德”赢得更充分的时间。

而且,这次选择的星州高尔夫球场恰好位于星州郡与金泉市两地交界处,这样可同时堵住星州郡和金泉市百姓的嘴——对星州郡民众来说,通过挪地安抚其不满情绪并削弱其反对部署的理由;对金泉市民众而言,抗议归抗议,但是他们拿不出反对的合法依据,因为新址尽管挨得近,却不在金泉市内。“这一‘障眼法’可谓‘瞒天过海’,所以,相比星山炮台,星州高尔夫球场被撤换的可能性要小得多。”郑继永说。

在军事专家韩旭东看来,韩国调整“萨德”部署位置传递出这样几个信号:首先,这标志着在美国的压力下,韩国部署“萨德”的决心已相当坚定。其次,这也说明韩国国内反对部署“萨德”的力量对政府施加了较大影响。因此,“萨德”能否最终落户星州高尔夫球场将取决于韩国政府与国内反对力量能否达成妥协。如果双方谈不拢,星州高尔夫球场被撤换的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

 

加快部署还是变数犹存?

 

美国助理国务卿拉塞尔日前在美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鉴于朝鲜不断加快进行弹道导弹试射,美国“将尽快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韩国国防部也曾宣布时间表,称最晚将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部署。如果星州高尔夫球场最终被确定为“萨德”部署地,那么是否意味着部署工作将很快被提上日程?对此,分析人士持不同看法。

韩旭东认为,从定址到部署还有一段时间,其间依然存在不少变数。

其一,朴槿惠政府能否与国内包括民众与在野党在内的反“萨德”力量达成妥协。据韩国《庆北日报》此前报道,金泉市民众已成立反对“萨德”部署的斗争委员会。委员会发表决议书,声称将誓死反对威胁金泉市民安全和生存权的“萨德”系统。韩联社称,由于“萨德”雷达对准的方向就是金泉,因此未来金泉市的抗议活动或成为“萨德”部署的一大变数。

其二,美国固然决心加快部署,但是部署“萨德”并不取决于美方的一厢情愿。美国在决策时也要考量多种因素,包括中俄反对力度、朝鲜反应、朴槿惠政权的稳定等等,不会轻率行事。

其三,明年美国新总统上台,虽然不会改变战略重心向亚太转移的趋势,且依然会加大在亚太的军事部署,但是在如何部署以及武器选择上可以有灵活性,不排除新总统有新的策略安排。这也是“萨德”能否最终落地韩国的一个未知数。

此外,从操作层面来说,韩美要获得星州高尔夫球场还存在一个“产权过户”问题。据韩国媒体报道,星州高尔夫球场属于乐天集团所有,韩美要“拿地”必须先获得该球场的所有权。一种方式可能是捐赠与转让。一名韩国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政府将通过捐赠与转让方式来购买这块地皮。所谓捐赠与转让,是指韩国政府以公益性目的得到所需用地后,另行提供其他代替用地的方式。另一种方式是向乐天方面购买该球场的所有权。在部署“萨德”的经费开支方面,根据《驻韩美军地位协定》,“萨德”购买费用和部署及运行费用将由美军担负,韩国政府提供选址和基础设施。这意味着即使乐天方面同意出售球场,韩国国防部也必须拨出至少1000亿韩元的资金,这笔巨额资金需要韩国国会批准,目前尚不清楚在野党会否配合。

郑继永则表示,虽然未来部署“萨德”仍会面临韩国国内民意阻力和中俄两国的反对,但是,韩美很可能会加快部署步伐,甚至从明年年底提前至明年年中完成部署。在韩美看来,朝鲜进行第5次核试验后,核武研发能力已进一步提升,并很可能准备第6次核试验。同时,除提高核能力外,朝鲜还将重点发展“弹弹结合”技术,即将核弹头装载在弹道导弹上,这是朝鲜一心想要跨越的技术门槛。在上述判断下,对韩美来说,部署“萨德”将更具紧迫性。